越石父
齊國的宰相晏子出使晉國完成公務返國的途中,路過趙國的中牟,遠遠地瞧見有一個人頭戴破氊帽,身穿反皮衣,正從背上卸下一捆柴草,停在路邊歇息。走近一看,晏子覺得此人的神態、氣質、舉止都不像個粗野之人,為什麼會落到如此寒傖的地步呢?於是,晏子並親自下車詢問:“你是誰?是怎麼到這兒來的?”
  
那人如實相告:“我是齊國的越石父,3年前被賣到趙國的中牟,給人家當奴僕,失去了人身自由。” 晏子又問:“那麼,我可以用錢物把你贖出來嗎?”越石父說:“當然可以。”於是,晏子就用自己車左側的一匹馬作代價,贖出了越石父,並同他一道回到了齊國。
  
到家以後,晏子沒有跟越石父告別,就一個人下車徑直進屋去了。這件事使越石父十分生氣,他要求與晏子絕交。晏子百思不得其解的說:“我過去與你並不相識,你在趙國當了3年奴僕,是我將你贖了回來,使你重新獲得了自由。應該說我對你已經很不錯了,為什麼你這麼快就要與我絕交呢?”
  
越石父回答說:“一個自尊而且有真才實學的人,受到一般粗人的輕慢,是不必生氣的;可是,他如果得不到知書答禮的朋友真誠相待,他必然會憤怒!任何人都不能自以為對別人有恩,就可以不尊重對方;同樣,一個人也不必因受惠而卑躬屈膝,喪失尊嚴。您用自己的財產贖我出來,是您的好意。在回國的途中,您一直沒有給我讓座,我以為這不過是一時的疏忽,沒有計較;現在到家了,您卻只管自己進屋,竟連招呼也不跟我打一聲,這不說明您依然把我當奴僕看待嗎?因此,我還是去做我的奴僕好,請您再次把我賣了吧!”
  
晏子聽了越石父的這番話,趕緊向越石父道歉並誠懇地說:“我在中牟時只是看到了您不俗的外表,現在才真正發現了您非凡的氣節和高貴的內心。請您原諒我的過失,不要棄我而去,行嗎?”從此,晏子將越石父尊為上賓,以禮相待,漸漸地,兩人成了相知甚深的好朋友。@、


齐国的宰相晏子出使晋国完成公务返国的途中,路过赵国的中牟,远远地瞧见有一个人头戴破氊帽,身穿反皮衣,正从背上卸下一捆柴草,停在路边歇息。走近一看,晏子觉得此人的神态、气质、举止都不像个粗野之人,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寒伧的地步呢?于是,晏子并亲自下车询问:“你是谁?是怎么到这儿来的?”
  
那人如实相告:“我是齐国的越石父,3年前被卖到赵国的中牟,给人家当奴僕,失去了人身自由。” 晏子又问:“那么,我可以用钱物把你赎出来吗?”越石父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于是,晏子就用自己车左侧的一匹马作代价,赎出了越石父,并同他一道回到了齐国。
  
到家以后,晏子没有跟越石父告别,就一个人下车径直进屋去了。这件事使越石父十分生气,他要求与晏子绝交。晏子百思不得其解的说:“我过去与你并不相识,你在赵国当了3年奴僕,是我将你赎了回来,使你重新获得了自由。应该说我对你已经很不错了,为什么你这么快就要与我绝交呢?”
  
越石父回答说:“一个自尊而且有真才实学的人,受到一般粗人的轻慢,是不必生气的;可是,他如果得不到知书答礼的朋友真诚相待,他必然会愤怒!任何人都不能自以为对别人有恩,就可以不尊重对方;同样,一个人也不必因受惠而卑躬屈膝,丧失尊严。您用自己的财产赎我出来,是您的好意。在回国的途中,您一直没有给我让座,我以为这不过是一时的疏忽,没有计较;现在到家了,您却只管自己进屋,竟连招唿也不跟我打一声,这不说明您依然把我当奴僕看待吗?因此,我还是去做我的奴僕好,请您再次把我卖了吧!”
  
晏子听了越石父的这番话,赶紧向越石父道歉并诚恳地说:“我在中牟时只是看到了您不俗的外表,现在才真正发现了您非凡的气节和高贵的内心。请您原谅我的过失,不要弃我而去,行吗?”从此,晏子将越石父尊为上宾,以礼相待,渐渐地,两人成了相知甚深的好朋友。@、